死亡人数远超邻国,在疫情里都不肯封城的瑞典到底什么情况

佚名 国际要闻人气:233时间:2020-05-15 13:56:01

美国在线新闻平台BusinessInside刊发长文,探讨了疫情下瑞典人的生活真相

和全球各国如临大敌的封城甚至封国相比,瑞典在这次新冠疫情里的做法比较“非主流”,政府不强制封城,而是选择信任人们自己社交隔离。尽管人们说自己在改变行为遏制病毒的传播,但一些人还在继续去健身房和咖啡馆,这在其他国家来看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瑞典的新冠病亡人数比邻国都高,专家为此激辩。但由于他们的死亡人数比许多采取封城措施的国家要低,瑞典人看起来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倒是那些新到瑞典的人会更加不敢置信,会采取比本地人激进得多的措施来防疫。

11位生活在瑞典的人,将用他们的日常生活,向大家展示一个不封城的瑞典。

疫情中,马兹达克 多洛斯提(Mazdak Dorosti)不再乘地铁穿过斯德哥尔摩去上班,而是骑自行车。但在他刚适应了的这条新通勤路线上,他看到餐馆和咖啡店里挤满了人,彼此之间坐得很近。

这一幕在其他国家,随着新冠病毒的传播和对日常生活的改变,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但瑞典还是拒绝封锁居民的生活,借以减缓病毒的传播。相反,瑞典更期望人们自觉。

商店、餐馆、酒吧、公园和小学都开门营业。政府建议人们保持距离,如果可能的话在家工作,70岁以上的人最好待在家里,避免不必要的旅行。

唯一的硬性限制只有对50人以上的聚会的禁止。酒吧和餐馆只能为坐着的客人提供服务,不得站立以减少拥挤。禁止人们到养老院探访。

对多洛斯提来说,生活的某些方面已经改变了。他的公司将员工分成多个办公室,并鼓励其他人在家工作。他在周末不再离开居住的区域。

但生活其他方面还在继续:他和他的同事有时会在餐馆吃午饭,他仍然可以买到咖啡,即使他试图减少去买咖啡的次数。

瑞典全国都是这样。

一步步社交隔离,但正常生活还在继续。

从英国搬到斯德哥尔摩郊区居住了四年的阿斯丽·塔梅尔·维斯兰德(Asli Tamer Vestlund)告诉记者,疫情期间她的家人越来越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见的朋友越来越少,叫的外卖也越来越多。但他们仍在继续他们的许多日常活动。

“我们一家人在森林和户外活动的时间比在室内多。但是我们的孩子仍然去上游泳课。我会去做足疗和美甲,我们还会去美发店等。我们尽量小心翼翼,但不会把它做到歇斯底里。”

卢莱奥理工大学副教授卡琳 贝兰 林达尔(Karin Beland Lindahl)在北极圈附近。目前该地区还没有来自新冠病毒的直接威胁,该病毒在大多数瑞典人居住的南部地区最活跃。不过,她预计,即使是在北方,这种病毒最终也会在北方蔓延。

由于大学校园关闭,林达尔在家工作。她通过社交应用Zoom为老父庆祝了80岁生日。“但除此之外,我们社区的生活在很多方面都在正常运行。我们会去购物,你可以出去吃午饭。”

她18岁的儿子雅各布说,学校改在网上授课,是发生在他身上的最大变化。他没有去健身房,“但我们仍然像往常一样进行足球训练,我会去朋友家,我也会像往常一样去超市。

凯茜小陈(Cathy Xiao Chen)在乌普萨拉市生活了七年,她在该市帮助领导了一个协同办公空间,她仍然每天都会去办公室,但又增加了新的安全步骤。

“我的工作时间减少了,”她说,“但我仍然每天去办公室浏览和收发电子邮件。”

“我现在的日常习惯是早上睡个懒觉,中午坐火车去上班,工作到很晚,从而避免上下班的高峰时段。”她也会点外卖,这样餐馆“就能继续营业”。

伊尔瓦·贝兰德(Ylva Beland)是于默奥大学的一名医科学生,她说自己正在努力减少探望的人数,不再去看望祖父母。她说:“我和朋友们一起学习,一起吃饭,我还在教体操。”

大学的教学都在网上进行,但学生们仍然可以使用图书馆。“我每周仍旧会去健身房三次。”她说,“但人们不会像以前那样经常去酒吧和餐厅,尽管我们没有法律禁止人们这么做。”

“人们觉得瑞典还在如常生活,虽然说我们的生活比大多数国家都正常,但这真的不是我们通常会有的那样的生活。”

一些高危人群正在采取进一步措施。住在斯德哥尔摩的马格努斯·肖恩·克拉克(Magnus Sean Clarke)患有哮喘,他说自己现在骑自行车、多洗澡,减少去杂货店购物和拜访朋友的次数。他的公司有员工在家工作,他执法的足球比赛也被取消了。

但他说,他已经开始重返健身房,有时还会去咖啡馆,他说,咖啡馆“对我的精神健康很重要,因为它让我能够与人互动,花一些时间进行自我反思”。

瑞典应对新冠的策略颇具争议,但瑞典人大体上没什么不开心。

位于瑞典北部的于默奥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凯瑟琳·埃克伯格(Katarina Eckerberg)对记者说,新冠疫情暴发期间,暗示瑞典没有改变是种“误解”。

她说,尽管没有全面转向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大多数人还是在以某种方式改变他们的习惯。许多人现在更多地在户外与朋友见面,她说,“这很好。”

埃克伯格说,她在疫情暴发期间去过两次餐馆。“那两次我们几乎都是单独在那里,餐厅都感谢我们的到来。”

专家们对瑞典的战略意见不一。人们仍在工作,在其他地方你会看到的封锁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被降到最小。但该国的死亡人数明显高于邻国,因为邻国实行了更严厉的限制措施。

瑞典有1000多万人口,死亡人数超过2500人。按人均计算,这几乎是挪威的6倍,丹麦的3倍多。不过,它仍然明显低于欧洲的重灾区国家。

瑞典的民调显示,该国的抗疫策略很受民众支持:当地超过80%的人支持这一做法。

《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记者采访的每一位瑞典人都表示,他们和周围的人基本上都很开心,因为瑞典人倾向于信任专家和政府官员,并追随他们。

和这些土生土长的瑞典人不同,来自其他国家、新搬来不久的居民则表示出更多的担忧。

新到瑞典的人说他们正在采取更多的抗疫措施

居住在斯德哥尔摩的英国公民朱尔斯·贝维斯(Jules Bevis)说,人们对她的态度很奇怪,因为她对待病毒比对政府的建议更认真。

“事实上,我戴着口罩仍然会得到奇怪的目光,这就像生活在时空隧道里一样——这让我想:‘这个国家到底生活在什么(不切实际)的泡泡里?’”

她说,因为她的室友忽视社交隔离的建议,甚至在儿子发烧咳嗽的时候也不采取措施,所以她麻溜搬了家。

但总的来说,她说,"除了人们总是跟我说呆在屋里不健康,叫我出去玩,这一点让我很烦恼之外,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

在斯德哥尔摩的巴基斯坦籍硕士生穆罕默德·哈西卜·阿西夫(Muhammad Haseeb Asif)说,他自我隔离,只在清晨出去散步和买菜。

"看来(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都是按照本国的隔离要求,尽量待在家里,不经常外出,这与斯德哥尔摩的开放规定大相径庭。"他说。

斯德哥尔摩皇家理工学院(KTH Roy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博士生法比奥 德 法拉利(Fabio De Ferrari)今年3月回到了意大利的家中,因为他不想被关在瑞典。

他说,他很难找到对政府的做法持怀疑态度的瑞典人。

“与当地人交谈,给人的印象是没有人真正愿意谈论新冠病毒,如果我提出任何担忧,得到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没有必要吓唬人,如果政府不执行社会隔离它意味着没有必要,让我们尽量保持一切如常好了。”

但是,即使瑞典人的生活比其他地方的数百万人更正常,人们的生活也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变化。

在五年前创办了斯德哥尔摩酒吧爬行活动。但他现在不得不暂停了,因为人们已经不再来这个城市了。"我们现在没有游客了。"

多诺斯蒂(Dorosti)五年前创办了斯德哥尔摩酒吧巡游活动。但他现在不得不暂停了它,因为人们已经不再来这个城市了。“我们现在没有游客。”

雅各布·贝兰(Jakob Beland)说,他的毕业舞会不会进行,他的学校毕业典礼可能也不会举行。

“这一切都令人难过,但你真的无能为力。”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123456@test.cn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西瓜高清影院-全网电影电视剧综艺动漫韩剧港剧台剧泰剧欧美剧日剧免费在线免费观看视频 icp123

首页

伦理片

电影

剧集

动漫

我的